预约微信: 13773185477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教育 -> 浦江青少年心理咨询,浦江哪里有好的心理医生,浦江中学生厌学咨询:孩子表达负面情绪并不可怕

浦江青少年心理咨询,浦江哪里有好的心理医生,浦江中学生厌学咨询:孩子表达负面情绪并不可怕

浦江东阳等离义乌很近,可以享受到义乌的心理咨询服务。
多年专职的心理咨询预约微信 15857927690 地址;义乌金福源A座二楼010飞米粒心理

一位做儿童艺术教育的朋友,前几天给我看了一幅小孩子的画,画面是一个人捅了另一个人,鲜血四溅。我们都觉得这幅画提示了一些问题。我请她去了解孩子的生活背景,这个暂且不表。

我想说的是,当时我还有另一个想法——

幸好,这个孩子还能画画。

从最坏的角度想,哪怕这幅画代表了他在生活中有一些负面甚至是「阴暗」的情绪,对他来说,画画是在用一种象征性的方式表达这种情绪。

象征性地表达,降低了见诸行动的风险。

所以我请这位朋友转告孩子家长,千万不要把「画画」当成问题。这是家长们最容易犯的错误:收缴所有「负能量」的画,封禁作画工具,从此不让这个孩子再画这些东西,就以为解决了问题。

那只是掩耳盗铃的现代版:问题(如果有的话)并没有变,只是减少了一个表达的通道。

那么你猜,下一个表达通道会是啥?

把问题表达出来,让它被更多人看见,这本来是一种应对问题的方式。很多人搞错了重点,他们的反应适得其反:不解决问题,而是捂住我们用来看见问题(甚至还可以纾解问题)的眼睛。

想到这个,也是前段时间看了一个新闻,说有关部门集中清缴整治了一批宣扬自杀的少儿读物。这些读物我没看过,也许里面真有「毒草」也说不定。但从这个新闻引起的反响来看,很多家长拍手叫好,是因为在最近这一段时间,中小学生的自杀事件频频见诸报导。这些家长认为,只要清理了这类死亡主题的读物,就可以防止悲剧再发生。

这就是倒因为果的逻辑了。

我无意为这些读物辩护,它们也许还有其他我不了解的问题。我想说的只是,如果只是因为提到了死亡,就把它们看成是导致悲剧发生的原因,那实在是太高看它们了……原因也许在家庭教育,也许在社会,也许是疫情带来的压力,或许还有其他。必须认真地,充分地分析和解决这些原因。如果误以为屏蔽几本读物(甚至再干净一点,全社会一起在孩子面前屏蔽「自杀」这个词好了)就可以高枕无忧,说不定会漏过那些真正重要的问题。

那并不会减少悲剧的发生。

有一些家庭咨询,我们会当着家长的面做危机评估。当我问到孩子有没有结束生命的想法,大多数家长都很惊恐,有的拼命挤眉弄眼,暗示我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直白,有的甚至试图让孩子离开:「老师,您怎么能当着孩子这么问呢?」(好像听到这样一问,孩子就受到了负面的教唆一样)。然而孩子非常平静地说:「有啊,每天都在想。」

家长就完全僵住了,无法置信。

一个妈妈哭着问:「你怎么从来不说呢?」

孩子问,说什么,说我想死?

妈妈瞪大了眼睛:「嘘——不许说那个字!」

你问为什么不说,这就是为什么不说啊。因为根本不许。最近这些年,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一些人的核心恐惧——把问题的表达看成了问题本身。问题眼睁睁地摆在那里,只是不能说。不说,就可以假装它不严重。说出来不就「负能量」了吗?会不会本来不严重的事,一说,反而更放大了?

这就是搞错了重点。

负能量从来不是问题,甚至反而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卡尔·惠特克(《热锅上的家庭》作者)做过这么一个案例。一个抑郁的青少年,有严重的自杀意念。惠特克陪他在咨询室里,当着父母的面,绘声绘色地讨论「你想怎么死」。他们谈了各种对死亡的想象:现实的、悲伤的、恐怖的、搞笑的、荒诞的、离奇的……一开始听到孩子谈这些,父母面如土色。但是听着听着,他们发现孩子的声音越来越大,有了笑容,语言也更有精神了。

负能量的表达,让他抑郁的症状减轻了。

这当然是惠特克艺高人胆大,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常规的危机干预技巧。但它多少给我们指出了一种相反的可能:当负面的感受被允许,被释放,反而有助于它的缓解,而不会愈演愈烈。

表达是一个出口。表达了,就有人看见。我们的痛苦需要被看见。小婴儿刚出生,饿了冷了会哭闹,父母看见他的需求,就来照顾他,他吃饱喝足了,就停下哭闹,这是再自然不过的过程……他不会永远这么哭闹下去,过了一些年,他会用语言表达了,就可以一字一句地说出来。这是一种更高级的,更象征性的方法。说出来能被听懂,就不用真的哭。等孩子再大一点,还会用更高级的方式,用文字、用画面、用音乐、用想象出来的故事……

表达的方式越来越趋于成熟。

但先要接受他们最初的表达,哪怕是幼稚,负能量的表达。而不是只看到「问题」的部分。

我有一个青少年来访者,痛苦的时候用刀划手腕。划手腕是全部的问题吗?把它看成问题,就会把关注点放在对行为的严防死守上。但如果看成一种表达方式呢?她用伤害自己,试图让父母看到——当然了,这是无效的。她越这么做,父母就越是胆战心惊,越是不敢正视女儿的感受。

我建议她改成用红笔画,用最红的颜料,画在手腕正中,触目惊心的一道。这样至少不会伤到皮肤。我说,你想告诉父母你的痛苦,就在他们眼前把这条线加粗,画到足够粗,他们一定会看到。

当然了,这也不是父母希望看到的表达。红色多刺眼,多可怕。我对他们说:但它就在你们女儿的心里,你们不愿意看,孩子就去想别的办法。

他们赶紧说:那还是画吧,画吧。

能画出来毕竟是一种福分。比画不出来,或者画出来却没有人在乎,要好太多了。我接触过很多人,童年时都有过痛苦的感受。他们的幸运在于找到了一些特别的空间,像是黑色的电影,音乐,和游戏(我个人喜欢的是伊藤润二的漫画),安置自己的痛苦。这就是「负能量」的正面价值。

负能量的表达未必是最好的表达。还可以优化,变得更有艺术技巧。但它的原始意义,就像那根红笔画出来的线,是为内心的某种躁动提供一点安放的空间。如果足够幸运,这种空间不被主流世界赶尽杀绝,就会有一些有生命的迹象生长出来。很多年之后回头看,那是人在迷茫时刻的一份慰藉。

人就是这么神奇,无论多么阳光灿烂的世界,也有人需要在阴暗寒冷的角落里吸取养料。

无论如何,孩子的负面表达需要引起重视。同时大人也要提醒自己,表达本身不是问题,它只是提示了问题,同时也是这个孩子的幸运。每个人都盼望孩子们健康、安全、积极地成长。愿望是美好的,要实现这样的好愿望,不能指望孩子们没有问题,而是培养他们遇到问题,可以解决问题的能力。——把问题充分表达出来,哪怕是用「负能量」的方式,可能就是他们解决问题的第一步。


为了让您在家享受到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随时解决心理困惑,飞米粒心理推出了心理健康/婚姻亲子顾 问年卡,500元/年,无限次在线提问、数十位专业心理咨询师在线解答、数十门心理课程免费听。详情 加微信 13773185477 了解。
咨询师回复
正在加载数据,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