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微信: 13773185477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专业 -> 心理咨询过程中如何确定咨询目标,来自义乌飞米粒心理咨询机构的专家分享文章

心理咨询过程中如何确定咨询目标,来自义乌飞米粒心理咨询机构的专家分享文章

心理咨询预约微信 15857927690

01
咨询目标的重要性
咨询目标首先是心理咨询专业性的保证。
区别于日常生活中漫无边际的谈话,心理咨询有特定的目标,而且目标还体现了咨询的专业性。

咨询目标和咨询关系、咨询效果密切相关。

如果我们要确定一个咨访双方都同意的咨询目标,必然涉及到咨访双方的协商或讨论,以及对对方意图的理解和接纳。

如果能够通过协商确立双方一致认可的咨询目标,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建立咨询关系的过程。

有研究发现,当事人和咨询师的咨询目标一致性越高,咨询效果越好,两者显著正相关。

02
谁来确定咨询目标?
确定咨询目标是咨询全过程的一项阶段性任务。
通常在了解情况,确认问题,当事人产生改变的意愿后开始讨论咨询目标。

那到底是谁来确定咨询目标呢?

有一点是确定的:双方共同参与。

有一点是不确定的:有时是咨询师起主导作用,有时是当事人起主导作用,要看咨询师的倾向。

同时,除了谁来确定之外,还要考虑不同的治疗阶段有不同的任务,每个阶段的目标也不同。

03
确定咨询目标:当事人因素


1、当事人有明确目标,咨询师也接受
比如当事人说,“我希望缓解抑郁症状”,咨询师觉得这可以作为咨询目标,这就是双方一致认可的咨询目标,后面的咨询进行起来就会比较顺利。


2、当事人有明确目标,但超出咨询范围,咨询师帮不了
l 第一种情况是当事人主要是精神疾病方面的问题。

比如他很想解决幻觉、妄想这方面的症状,这种目标是心理咨询无法帮助的。

l 第二种情况是当事人有些现实问题,可能是其他领域的专家更适合帮助的。

比如当事人的情绪问题主要是由家里债务问题引起的,心理咨询没办法帮她解决现实问题。有可能她通过司法途径把家里的债务问题解决之后,情绪状态问题可能也就解决了。所以,此时咨询师可以考虑把当事人转介到其他领域的专家接受帮助。

l 第三种常见情况是当事人来做心理咨询是希望咨询师帮他做决定。

有些当事人因需要做人生的重大抉择(例如,换工作、生孩子等)而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他们往往把这个选择结果作为咨询目标,并希望咨询师帮他们做决定。此时,咨询师需要和当事人协商,对其期待目标进行调整。如果协商不一致,可能需要进行转介。

如果咨询师因为个人价值观(例如,对同性恋不接纳的咨询师遇到寻求同性恋情感帮助的来访者)、个人情绪情感或个人未完成事件(例如,有被性骚扰经历的咨询师遇到有同样经历的来访者,有强烈的情绪唤起)、专业知识和受训经历受限(例如,当事人是某个特定人群或希望得到特定技术的干预),觉得来访者符合转介的条件,则可以适当转介;也可以在督导下进行。但是,不管哪种选择,需优先考虑来访者利益最大化。


3、当事人心里有目标,但一开始无法表达
这个情况最常见的原因是咨询关系尚未建立,当事人还没有对咨询师产生足够的信任。尤其是当事人想讲一个隐私或难以启齿的话题时,咨询师需要对当事人的情绪状态和投入保持敏感性。如果能够向前推进,并且建立稳定的咨询关系,当事人有机会把真正详谈的话题说出来,新的咨询目标才能建立。


4、当事人没有明确的目标
面对没有具体求助问题或目标抽象(例如,想让自己状态好一些、认清/提升自己)的当事人,咨询师可以主动设定咨询目标,并与他们讨论。


04
确定咨询目标:咨询师因素
对咨询师的目标影响最大的是咨询师的理论取向,不同的理论取向对咨询目标处理不同。
认知行为流派,目标比较具体。如果咨询师是认知行为取向,即使当事人的目标很抽象,咨询师也会逐步地将其具体化,提炼出具体的问题,进行评估检验。确立咨询目标的过程是整个咨询过程中的重要环节,一旦找到目标,咨询就向前推进了很大一步。
所以新手咨询师比较喜欢这种目标设立的方式,因其是比较结构化的,一旦确定目标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会有一种控制感。
精神动力取向和以人为中心取向的咨询目标都比较抽象。这两个理论取向强调的目标都非常抽象,基本放在人和人格改变的程度上,这和当事人来具体谈什么没有太大关系。
如果你是精神动力取向的咨询师,你关注的是当事人表达的信息背后的内心冲突或者没有意识到的东西,所以你不会跟他讨论具体目标,比如你今天要解决什么事情,也不会跟他讲咨询过程,比如说我们要先产生移情再处理移情。
以人为中心取向也是如此。不论当事人说什么都没关系,咨询师紧跟着当事人。为了达到这一点怎么做都行,无论当事人讲什么,背后都有真实自己,都有矛盾、冲突,咨询师能一直想到自己的目标。所以殊途同归,当事人讲A讲B都没关系,最后都会回到当事人身上。
如果你的理论取向的咨询目标是偏抽象或整体的话,你不会跟当事人讨论目标,当事人的目标也不那么重要,你只需要按照心里的框架去组织咨询向前推进。
05
确定咨询目标:咨询阶段因素
不同的咨询阶段有不同的任务,每个阶段的目标也不同。
你可能会问,咨询可以分为哪几个阶段呢?

这里我们介绍一下马里兰大学Clara Hill教授提出的“探索——领悟——行动”三阶段模型。这是一个跨理论模型,无论哪个取向的咨询过程都可以分成这三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特定任务去完成。

1、探索阶段
探索阶段有两个目标:(1)收集信息,了解当事人的问题;(2)建立咨询关系。

怎么把这两个目标结合到咨询里呢?

比如,你是家庭治疗取向的咨询师,在探索阶段就需要收集许多当事人的家族信息,可能要绘制家谱图。

如果你是精神动力取向的咨询师,可能就要收集当事人小时候的过往经历。

如果考虑到咨询关系,有些问题可能一开始咨询师就看到了,但是不适合在探索阶段来处理,因为关系建立的还不深,需要给当事人更多的理解和支持。


2、领悟阶段
到了领悟阶段,你就需要发力,让当事人有所触动。

比如,你可能会挑战或对质当事人的不合理信念,让他看到思维或认知中的一些问题;你也可能用共情的方式去促进觉察,让他觉察到过去不曾体验到的情绪情感;你也可能用解释的方式让他去明白无意识中的联结,让他获得领悟。

通常我们认为当事人有了认知上的突破后,才会产生行为改变。

领悟是行动的前提条件。


3、行动阶段
到了行动阶段,不同流派的咨询师都会关心同一个问题,就是当事人在咨询中获得的改变能否迁移到生活中。

咨询效果的衡量标准不是当事人在咨询中有多少体验、领悟和改变,而是当事人在生活中是否发生了实质性改变。比如,认知行为取向的咨询师会利用特定技术(比如大量的家庭作业),促进当事人在现实生活中发生改变。


06
确定咨询目标,双方如何协商一致?
在设立咨询目标时,咨询师会综合考虑当事人、咨询师、咨询阶段这三个方面的因素。
因为是三个角度,所以有时会有矛盾和冲突的地方,这就需要咨访双方协商如何找到一个双方都认可的目标。例如:来访者想解决宿舍关系问题,咨询师却想谈来访者小时候的经历,两者看起来不相干,来访者就会不理解,不认可这个咨询目标,会谈会有隔阂,当事人的配合就有限。

为什么会强调协商一致呢,我想先从工作同盟的理论来讲。

大家在学习过程中会经常看到工作同盟这几个字,所有的督导师或教材都在强调工作同盟的重要性。

工作同盟简单讲就是咨询关系。

现在影响最大的是Bordin的工作同盟理论。

一个好的工作同盟包含3个部分,第一是目标一致,第二是任务一致,就是目标确定后怎么达成这个目标。比如,我们的目标是要解决当事人的社交恐怖症状,咨询师说我要用系统脱敏的方法来做,于是给当事人介绍系统脱敏的程序,当事人听了后觉得可以,也同意这个方法,这就叫任务一致,双方就如何达成目标的途径和方法取得了共识。第三个是情感联结,其中最重要的是信任。

这3个部分都包含了咨访双方,所以现在的工作同盟理论都强调合作,把咨询关系看做一个更平等的关系,更多的把当事人的因素加进来,一个好的咨询关系不能少了当事人的贡献。

从这个角度来讲,咨询目标的确立直接影响咨询关系。

咨询目标跟咨询关系实际上是密切相关,具体怎么做呢?

我通常的做法是从当事人的诉求出发。

当事人来的时候,如果他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我就按照当事人的目标来做,如果这个目标是合适的,往下进行一切都很顺利,咨询能够成功结束。

如果他提出的目标是有问题的,那么谈着谈着这个问题会出现,我们再来就这个问题来看是不是需要重新设定新的咨询目标。

07
确定咨询目标:案例分享
接下来,举两个例子来讲讲我是如何操作这个过程。
1、一个很顺利的咨询案例
【主诉】最近要准备考试,但是每次去图书馆看书就会走神,没有办法专心读书。

【目标】想让咨询师帮他提高学习效率,能够更加专注全神贯注的完成学习内容,【考量分析】这个目标符合心理咨询的要求,我也能够帮他,那我们就按这个来谈。这是当事人提出的目标,我觉得可以,也符合我人本的理论取向,我跟着他谈没有问题,在探索阶段要谈这个话题,就要多了解信息。

【咨询过程描述】所以我就问他这个是什么样的情况?你做了哪些尝试?每一次尝试过程是怎么样的?结果又怎么样?我就想去详细了解他复习过程中的相关信息。但我发现他每次非常清楚知道今天要干嘛,他有计划有准备的到图书馆,可是他的问题是他一坐在那儿,还没两分钟就开始刷手机。

所以,我听完的感觉是“你很清楚你要做什么,但是你的身体好像不受控制,你一方面想做复习读书,另一方面,好像又有鼓力量把你从座位上拉起来,你坐不住,问题出现在这儿。”

我想让他看看是不是这个情况,他就继续往这个方向去谈,谈了几句他就自己说他说“我有这种感觉,好像我复习特别努力,万一我期末考试考不好,那我就非常沮丧,我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这个时候我就明白了,“原来他之所以不能静下心来复习,是因为害怕失败。”

所以谈到这儿的时候,谈话的内容就发生了转化,咨询目标也跟着换了。

【目标转换,协商一致】他刚来的时候,咨询目标是希望讨论如何来提高他的学习效率。我们也顺着这个目标往下谈,谈到这儿的时候我发现情况不是这个样子的,其实真正的原因不是学习效率的问题,当事人真正担心的是害怕失败,当事人也认可这点。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那就得谈害怕失败的问题,这个目标转化非常适合。

【咨询师反思】整个过程中,他仍然觉得所有的关注点都在自己身上。他想谈什么我就跟着他谈,谈到这个问题也是他提出来的,所以我得跟着转化,咨询目标也是一致的,进入到下一个话题里面也没有什么问题,这是一个比较顺利的例子。

这个时候大家就可以看到,整个过程中,我以当事人的诉求为主线,跟着他走,目标跟着话题来转换,双方一致,咨询比较顺利。

2、一个不太顺利的咨询案例
【当事人主诉】跟同学和老师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办法跟他们交流,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但是又想跟老师和同学们能够打成一片。

【咨询目标】希望咨询师教他如何找到跟同学们相处的时候的共同话题,讨论怎么样才能跟别人找到话题聊下去。

【考量分析】按照我刚才那个思路,这是当事人的目标,好像也符合心理咨询的要求,我也能帮他,所以我说没问题,那我们就谈这个。

【咨询过程描述】谈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他在咨询室里表达十分顺畅,逻辑也很有条理,语言也很丰富,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他的沟通能力一点问题都没有。

所以我就问他:“为什么你跟我在咨询的过程中,可以表达的这么好,但是生活里面却不是这样的。”他马上就回应说:“因为我在你这里做咨询,你是我的咨询师,我得把什么问题都告诉你。”

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这个当事人并不缺乏人际沟通方面的能力,他的问题在于他在生活里面跟人相处的时候,有一个非常严格的检查机制。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立马有一个守门员或者检察官一样的声音在那儿说‘你不能这样,你这样说是有问题的。’他的想法、冲动、感受,被一个非常严格的看门员给全部给拦截了,所以脑子里空白,自然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在跟我做咨询的时候,就把这个守门员撤掉了,所以那些感受就很容易自然地冒出来,就能跟我正常聊天,表达的时候一点问题都没有。”

【目标转换,协商不一致】但我把这个想法反馈给他的时候,当事人却不认可。他认为我没有认真的去帮助他解决他的问题,他觉得好像我不愿意跟他谈他的那个问题,好像我不太愿意帮他,这是他的感受。

【咨询师反思】这个时候双方的目标出现了不一致,咨询关系也出现了张力,也可以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破裂,因为当事人隐含着一种对咨询师的不信任,咨询实际上就很难往下进行。

当然你也可以换一个角度来讲,这个时候咨询的关系出现了破裂,咨询目标的不一致,这本身有可能又是咨询中的一个转机。

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又暴露了一些新的信息,这些信息有可能是双方都没想到过的,但是有可能非常有价值。

所以咨询任何时候,没有一定的坏事情,坏事情有可能变成好事情,就看咨询师如何处理。处理的好,破裂被修复,咨询向前推进,处理的不好可能这个咨询就难以维持。

在以上两个例子中,大家也看到了我的做法:首先强调的是目标的协商一致,怎么协商一致呢?我通常会从当事人的诉求出发。从当事人的诉求出发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一方面当事人会觉得你尊重他,因为我谈什么你都跟着我谈;另一方面,他也会使咨询看起来更聚焦和更有效率,特别是在短程咨询或咨询次数受限的环境中。

总之,确定咨询目标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它贯穿于咨询过程的始终,它跟咨询关系和咨询效果密切相关。


为了让您在家享受到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随时解决心理困惑,飞米粒心理推出了心理健康/婚姻亲子顾 问年卡,500元/年,无限次在线提问、数十位专业心理咨询师在线解答、数十门心理课程免费听。详情 加微信 13773185477 了解。
咨询师回复
正在加载数据,请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