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微信: 13773185477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心理专业 -> 嘉兴杭州苏州义乌昆山哪里有好的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观影说心理:《绿皮书》人格的整合

嘉兴杭州苏州义乌昆山哪里有好的心理医生,心理咨询师观影说心理:《绿皮书》人格的整合

01

今天要讲的中年危机和最近热播的一个电影有关系,《绿皮书》。这个故事大家比较熟悉,两个男主角看上去应该是35岁到45岁、在中年阶段的男性。一个是黑人,一个是白人。一个是事业有成,一个是生活动荡波动;一个在社会的上流,做的全部都是一些高雅的事情,钢琴家;另外一个是在社会底层,经常打架斗殴,做些特别下三滥的事情。

演钢琴家的黑人叫雪利。演打手的叫托尼。两个人,无论在教育程度、社会地位、肤色,还有兴趣爱好上,都相差甚远、南辕北辙。

把两个世界、两个极端的人凑在一起,可以说含着某种隐喻:就是一个人能否从一端跳到另一端去?看起来是匪夷所思的,但这种变化在什么时候完成呢?可能就是在有一定的人生阅历的中年。

因为你到中年,还不完成这个变化,可能你这一辈子就看到头了。

雪利在中年的时候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就是要做大S(大的自我)的事情——是在内在世界里完成一个目标,和现实关系不是特别大。

在现实中,他已经功成名就,待在美国的北方——不那么歧视黑人的地方。在美国北方当一个黑人,是比较轻松自由的。

可是在歧视黑人特别严重的南方,虽然废除奴隶制已经多年,但对于黑人的种族歧视还是一直存在。所以他呢,有一点像孔子说的,做了一个决定,“虽千人,吾往矣。”

这完全跟他内心的呼唤有关系,因为这一去,他就失去了舒适的工作,可能会有生命危险,还会遭到社会的报复和贬低。

因为他不仅是个黑人,还是个同性恋,因此他在这个年龄、功成名就,可以过很安逸的生活的时候,听从呼唤,冒着生命的危险,要从社会顶端去到社会底端。

南方歧视黑人的表现有很多,比如说不能在餐厅里正常体面地吃饭,要上厕所的话,还要到外面的厕所。尽管是主人邀请他来演奏的,但是作为黑人,他还是不能在主人的房间等等……



他对这一切,是有所预料的,就好像唐僧取经一样,在路上有很多妖精,随时有危险,但还是要坚持去西天取经。可能一开始他也不知道完不完成得了,甚至还有生命之忧。

雪利做的决定就是这样的。他在生活达到相对高度的时候——可能这个高度对他来说在现实中已没有任何吸引力了,这个高度就是有足够的钱、足够的地位和足够安逸的生活。

很难想象他为什么要做这个选择。只有一个解释,就是他到了一个要实现自我的时候,注重内在的时候。可以看到,他在北方的生活实际上是非常程序化的,很少有朋友,一个人坐在高高在上的皇椅上。

他给自己做了一把龙椅,可以说他是当一个人的皇帝。这一切,如果用自恋的角度来说,就是他在他的王国中,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国王。



托尼的家庭情况,和雪利完全不一样。当然我们也不是特别了解雪利的家庭是怎么样的,但是在电影中,托尼就是整天捉襟见肘。在外面,他是一个很有经验的打手,替赌场看场子,特别能打。他身体特别好,特别能吃,甚至用过度进食来获得奖金。

很有意思啊,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有得就必有失。如果说雪利什么都有,但他却没有家庭、没有关系。

托尼看上去是一个比较粗鄙的打手,整天打打杀杀的,但是托尼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的人际关系是他的一个才能,他特别擅长跟人打交道和判断人,发展关系。

所以,看起来他是受教育程度不高的打手,但是他总是能够拿到负责人的位置。可见,对于人的洞察是有某种灵性的。另外,托尼有一个可爱的家庭,他的孩子和深爱的妻子。

人在这个地方缺了,在另外一个地方就可以补回来。托尼文化程度不高,所以他表达力不好,他只知道和妻子是很相爱的,但是要让他用优美的语言表达,他不行。

他顶多就是吃26个汉堡包,把赢的钱给妻子,对妻子很好。这两个人碰到一起,就有点像火星碰地球。雪利要到南方去,他也知道现实有危险,所以他就找一个保镖,找了一圈下来,最后还就是看中了托尼。但是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对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托尼如果不是急于用钱,他是不愿意去走这一趟的。特别是雪利提出的要求,基本上是把他当作一个随身仆人。他自己要求的就是我只当你的保镖和司机,多了都不干。

这两个来自不同星球的人,在类似的年龄,走上了一段路程。

从隐喻来讲,也就是他们的心灵之旅。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讲,雪利,培养出来的是一个超我极强的人格,就是人格中有特别高尚的地方,但也有特别苛刻的地方。

比如说他不苛言笑,一直就是西装革履,社会上规定的事情,他绝不越界;而托尼呢,作为保镖,善于观察人情世故,很好地遵守了保护主人的任务,但是这样的任务经常要求有特别多的灵活性。

可以说,电影中有很多的极端:一个黑人,一个白人;一个高尚,一个低鄙;一个受过高等教育,一个教育程度低;一个在高雅的世界里,古曲音乐,一个就生活在市井之中,打打杀杀;一个富可敌国,一个捉襟见肘。



02

电影在发展过程中,首先发生的是在人格层面的转换。

对于超我特别强的人来说,他有些底线是不能碰的,比如当他看见托尼把一个摊子上卖的石头,有意地把它放到地下,然后自己捡起来的,对于有道德癖、超我极强的人,当然是特别痛恨,于是他就出来干预了。

托尼没办法,只好气鼓鼓地把它放回去了。两个人一路上就开始暴露这些矛盾。这些矛盾很有意思,在我们的成长过程中,可能它象征着我们的不同的极端人格。

典型的例子就是在荣格的理论中,一个人完全是一个男人,如果没有体验到他的人格中有女性的这一部分,而不能实现转化,那么他就变成一个直男癌。

如果一个女性,只认同女子的一部分,从不承认并且否认自己可能还有男性的那一部分,这个女子可能就是一个弱女子,没有真正成为女人的女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特别极端的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它应该是混合,甚至是互相转换的。所以,在电影中的这两个极端角色,不妨把它看作是人格的两种部分,一个特别苛刻、对自己要求特别严的人,是不是也有松动的时候?

从偷的角度来说,雪利虽然阻止了托尼去拿石头,但是托尼在路上也成功地诱使雪利以他的方式来吃东西。

比如说,只有穿着西装革履、燕尾服,才能够坐在餐厅中去享受美食,而且都是慢条斯理。

可是对于托尼来说,饿了就吃,可以在车上吃,手拿着鸡腿儿吃……雪利可能是第一次在餐厅以外的地方,用手直接拿着去吃。更有甚者,雪利在托尼的引导上,把吃完的东西直接扔到了窗外。



在国外很有意思,就是你吃的水果、食物这些扔到自然界去,是可以的,因为它们能被吸收。雪利把这些东西都扔出去的时候,他还是很开心的——这在他的人生中,应该是自我的一种释放,甚至是本我的一种释放。终于能够做一些社会规则上不是特别允许的事情。可是,当托尼扔一个可乐瓶子这种人工的东西时,他让托尼倒车回去捡的。



在这个过程中,雪利有了特别大的进步。

他允许他刻板的、看起来是高雅、古典但实际上是不灵活的、过于严苛的性格,向着较为灵活的、甚至允许自己犯些错误的性格去发展。

如果没有这样的旅程,他是做不到的。实际上他有一个模板。在他以前的经历中,没有这样的一个模板,他的模板可能就是那种钢琴家,高尚的,高雅的。

现在,他有一个还原为真实的人的模板,那就是托尼。

所以,在托尼和雪利的交往过程中,雪利的人格发生了改变,具有了灵活性,具有了某种男人的特质。他身上的阴柔气太重了,不苟言笑,特别刻板、保守,就像一个老修女一样。后来,他加入了一些男性的气质,就是有点放浪形骸的感觉。对他来说也是个特别难得的体会。

托尼的男性特质太强,显得特别粗鄙,所以他能够完成他角色的这一部分,做好一个保镖。但他的家庭关系也很好,就在托尼的身上,其实还有特别细腻的这一部分,就是他善于察言观色、哄自己老婆开心……

可是,所有的女人,不管是不是谎话,都喜欢听好话,特别是爱你爱一辈子啊。这些话,其实也是很粗鄙的,太直截了当了。所以雪利就告诉托尼怎么写信,他有这样的一个文采。

当托尼的妻子收到信的时候,特别享受。她很清楚他们家的托尼,才写不出这种信。他们之间就形成了这样的一种交换。



雪利是从女性的特质方面加入了男性的比较粗犷的特色,而且在关键的时候,他也有特别强有力的部分,比如说打架,被关到监狱里面还可以找人去把他们保出来。他说,他身上的男性的这一部分,并不是没有,是待开发出来的。

对于托尼来说,他要是展现自己的女人这一部分,那他很有可能不是一个称职的保镖,但是从他家里来看的话,是一个大家庭,这就决定了托尼在和女人的交往中、包括对孩子方面,他可能是一个高手,因为他们家里就是这样,充满了叽叽喳喳的声音,充满着一种情感,大家庭之间彼此客气、互相帮助啊。

托尼曾经跟雪利说过,欢迎圣诞节到家里来。但是雪利一开始拒绝了。托尼家当然是特别具有女性特质的,特别是在过圣诞节的时候,大家在一起谈论的无非就是吃啊喝,爱呀。

雪利自己还是做了一个决定——特别是男人的那种,我这辈子也没什么朋友,我要听从我心里的呼唤,就是我好不容易结交了一个托尼,他一开始只是我的助手,仆人,随从,打手,但是,两个人在这个过程中,关系逐渐变得特别的近,而且能够欣赏对方,终于还变得有点依依不舍了。

从隐喻的角度来说,一个人在中年的时候,必须整合自己特别极端的不同地方。所以,这部电影,如果你把它看成一个人的人格整合,正是我们的中年危机要解决的问题——如何成为整合的人。

03

整合就是我既能接受这一部分,也能接受另一部分。我很清楚知道我是谁,而且还很清楚地知道我和谁要交往,要到什么地方去。

所以荣格在他的书里面,大概在1912、13年的时候,就提到了一个名词,叫做超越功能。但是直到1950年以后,他60岁以后才开始专门就此写了一篇文章。

很奇怪的就是,荣格在世的时候,他提的这个名词埋了很久,为此只写了一篇文章。所以很长时间里面,“超越功能”基本上被忽略掉了。直到很晚以后人们才发现。

我们提到自性化,是指认识自己,然后做出一些重大的决定。这一刻是怎么完成的呢?荣格说就是超越完成的。

可能到了一个点,就开始有某种行为,有某种信念,有某种情绪进行表达,这些东西与以前完全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如果把《绿皮书》看作隐喻电影,人到中年的时候,他可能会发生特别极端的变化。这种改变,可以说他实现了超越,发挥出了他的超越功能。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危机既是让你产生了某种危机感,同时也是通过这种危机,去改变自己,去找到真正的自己,重新策划,在人生的后半生,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电影有隐喻的成分,所以就用了特别极端的方式。说起来还是特别的蹊跷,北方的一个黑人,才不会为了冒这种危险把自己放到南方去。

理想主义者最后的宿命,常常是非常危险的。很多理想主义者都死掉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做的这个事情理想过于宏大,也过于危险。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一个人是不是在他的人生中,需要向善、向真、向着雅的地方去……可以看到雪利在这方面做的特别好,好到什么程度?好到就不食人间烟火了,就失去了朋友,曲高和寡、阳春白雪。很多人到不了的这个高度。

托尼特别生活化,可能就过于真实。过于真实,也就是过于粗鄙了。有时候这又特别有效,托尼做了几次,要不然就是大打出手,要不然就是他要一个斯坦威钢琴演出的时候,恶语相加,动粗来真的。

当然这一部分,可以说它是父亲功能的一部分。一个人,他能够混合既粗鄙又高雅,既能阳春白雪也能下里巴人的情况时,说明他是一个非常整合的状态。

一个人,一辈子可能都是处于这样的过程中,既不能太高,又不能太低,所以中国有一个词来形容就是中庸,你要做到中庸当然是很难的。

生活中两个极端能够碰在一起的可能性往往需要契机。电影也提供了这样的一种可能性,就是什么样的情况下火星和地球可以相碰,火星人和地球人进行沟通。

从荣格的理论来说,是他们出现了共时性。从物理的情况是他们不同维度的空间发生了折叠,相遇了。

在我们的人生中,这种相遇的时光往往出现在中年,就是有了社会经验,有体验,有了一定的生活上稳定的位置,可以开始深入思考人生,或者是激发了他的思考。

换句话说,一个人过着波澜不惊的生活,平淡无奇,一眼就可以看到头。可是谁的心里没有过理想呢?没有过期待?没有过某种兴奋和刺激呢?青春期的时候可能是一个阶段,到了中年的时候,它是以危机的方式出现的。

如果你要做一个特别危险的事情时,有时候就要问是什么动机让我做出这种特别危险、甚至是不靠谱的一些决定?卖掉房子啊,离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断掉一切关系啊……

生活到了中年,在处理危机的时候,可能还需要有一个人来配合。就像雪利要去南方旅行,他找到托尼。虽然在潜意识中,他觉得这个人我不是特别喜欢,和他搭不上,但是呢,他们俩匹配的还不错,最后两个人可以融合在一起。

但电影讲的就是,他们一开始是多么的不和谐、不配合,到头来他们是最配的一对。所以不要轻视那些让我们感到厌恶的人,不靠谱的一些做法,可能那就是你自己的另外一段。

要认识我们的另外一段,就是阴影的这一部分,我们特别讨厌、不愿意去接触的。总之,自己特别回避讨厌的那一部分,恰好是值得自己去亲近、去理解的这一部分。


为了让您在家享受到专业的心理健康服务,随时解决心理困惑,飞米粒心理推出了心理健康/婚姻亲子顾 问年卡,500元/年,无限次在线提问、数十位专业心理咨询师在线解答、数十门心理课程免费听。详情 加微信 13773185477 了解。
咨询师回复
正在加载数据,请稍等......